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value101 2019-11-29 檢舉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成年人的生活裡,有數不清的脆弱瞬間。

那些擅長安慰他人的人,往往幾句話趕走烏雲。

那些不會安慰他人的人,卻總將好心變成傷害。

即將離開《奇葩說》舞台,一向“犀利”的馬薇薇,吐露心路歷程。

“我自詡辯論打得不錯,可我長了一張刻薄的臉。

從第一季(開始),大家說我過分刻薄。

第二季,我變得溫婉了,大家說我失去了鋒芒。

第三季,我開始講段子,大家說你被金錢裹挾了,綜藝化了。

第四季,我想分享一下個人故事的時候,他們說馬薇薇你失去了自我。

終於到了第五季,我發現我可以好好地崩潰了。”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一席話攪動了在場很多人的情緒。

蔡康永安慰她有更大的世界;周冬雨鼓勵她活出自己。

高曉松淡定地說了一句:

“你那不算什麼,我們被罵得比你慘多了。”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蔡康永及時打斷了他:“你這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,你不能跟痛苦中的人講,你那個不痛我這個才痛。”

用自己的處境類比別人的痛苦,這樣的安慰不僅無效,甚至可能讓人更沮喪。

陷入安慰誤區的高曉松,被網友吐槽了一把“情商低”。

這樣的例子,在生活中,我們經常會遇到:

原本出於好心安慰別人,效果卻適得其反。

明明是想通過安慰讓對方情緒好轉,最終不自覺地傷害了他人。

這些錯誤的安慰方式,原本是可以避免的。

01

比慘式安慰。

“你這算什麼,我比你更慘” 。

比慘式安慰,是生活裡最常見的一種安慰誤區。

“我今天加了一天班,連飯都沒來得及吃。”

“這有什麼,我前段時間出差坐了一天一夜的車,別說吃飯,連覺都睡不好。”

“失戀了還要打起精神上班,好累。”

“不就是失個戀而已嗎,有什麼累的,哪像我,工作還沒著落。”

似乎只要有了對比,對方的痛苦就變得不值一提。

這種比慘邏輯,很容易讓人感受到不被理解的痛苦。

羅振宇在書中舉了這樣一個例子:

朋友本來和老婆說好回家吃晚飯,臨時加班走不了,給老婆打電話說“今晚加班,回不來了。”

老婆自然很生氣。

男人回家進門見她拉著臉,也暴怒“我還不是為了這個家?我加班我容易嗎?”

老婆也委屈,“我做了一桌子菜,你不回來就算了,回來還發火。”

一句“我比你更慘”,剝奪了對方宣洩情緒的權利。

更重要的是,它完全否定了對方情緒合理的地方,還將對話的關注點轉移到了自己身上。

“我比你更慘”低估了別人的難過,也誇大了自己的痛苦。

“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。”

如果做不到感同身受,至少不要用比慘的方式貶低別人的痛苦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02

假裝懂得式安慰。

“我懂,我懂......”

在認真傾聽之前,別輕易說理解。

傾訴煩惱的人,最怕遇到這樣的人——自己話還沒說完,對方就一臉了然地說“我懂啦”。

開始下結論,“我覺得你也有問題”......

傾訴不成,反倒需要自我申辯,把痛苦細細拆解給對方看。

在綜藝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中,穎兒說,自己產後復出壓力很大。

不再被視為“少女”,陷入無戲可演的尷尬......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話音未落,應采兒反問道:“那又怎麼樣呢?人生就是這樣,你在哪一個行業,都是這樣子的。”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穎兒做了好幾個手勢,不斷重複“我知道”,試圖講清自己的狀態。

應采兒提高音量,打斷了穎兒的解釋:“每個人都有壓力。”

有網友說,雖然應采兒的話不無道理,但她根本不想听穎兒說什麼,她的安慰不僅沒什麼用,反倒讓對方很“憋氣”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每個人的生活經驗、心智狀態、價值標準都不同。

彼時彼刻,你不是TA,未曾經歷過,又怎能輕易明白對方的感受呢?

有時候,安慰者為了表明立場,會急於表現出能理解對方。

還沒聽懂對方的心結,就匆匆拋出自己的安慰。

過早脫口而出的“我懂”,看起來是聽懂了對方的傾訴,其實只是“條件反射”地輸出同情。

這樣的安慰就像速食食品,輕而易舉,卻很難真正撫慰一顆渴望溫暖的心。

在心理學家Carl·Ransom·Rogers的心理諮詢記錄中,最常出現的回應就是“嗯”。

這意味著,多數時間裡,他總是在認真聽對方說話。

懂得傾聽,很多時候比會說更重要。

面對一顆不停吐露悲傷的心,不要著急評論,耐心傾聽才是治癒傷口的良藥。

03

居高臨下式安慰。

“這有什麼大不了的?”

輕視別人的痛苦,也是常見的安慰誤區。

“當有人對我說'開心點兒',就像在說一件輕而易舉、人人都會的事,彷彿我就從來都沒開心過似的。

好像在向我暗示他們並不相信我,我的痛苦都是假的。

我感受到的是傲慢。

這句'開心點兒'只會帶來更多挫敗感,這種同情對我沒有任何幫助。”

這是在名為“Healthy Place”的網站上,一名抑鬱症患者,被身邊人要求“開心點”時的心聲。

幾乎所有曾身陷痛苦的人,都聽到過這樣的話:

“這有什麼大不了的,忍忍就過去了”

“堅強一點,至少你還……”

“看開點。”

當一個人向你傾訴痛苦,就意味著TA主動做出了示弱的姿態,把自己最脆弱的一面暴露給你。

此時,最殘忍的話,就是“沒什麼大不了,你要堅強”。

這句話的潛台詞是,“並不算難,是你自己不夠強”。

這樣的安慰,其實是在否定他人痛苦的合理性,輕視他人的感受。

當一個人已深陷痛苦時,如果連“持有痛感”都被視為“太脆弱”,無疑是種二次傷害。

在安慰他人時,我們很容易站在強者的角度,俯視他人的痛苦,並施以同情。

對於一個需要安慰的人來說,態度遠比事實更重要。

他們最不想听的,就是大道理。

在短片《it's not about the nail》(這不是釘子的問題)中,女孩向男友傾訴,自己最近飽受壓力折磨。

究竟因為什麼,她也說不明白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男朋友迅速指出問題,你腦門上有顆釘子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然後說,你把釘子拔出來啊,把釘子拔了就解決了。

男生全程都盯著釘子,完全沒有理會女朋友激烈的情緒波動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女生大聲質問:“看!你根本沒在聽。”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“你總是試著解決問題,而我需要的是你的傾聽”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在生活中,自然沒有人會頂著一顆釘子還不自知,但我們遭遇的煩惱和痛苦,的確像是一顆隱形的釘子。

他人關注的是“怎麼做就能不痛”,痛苦中的人關注的是“我的痛你懂不懂”。

對於旁觀者而言,痛苦的癥結顯而易見,往往會不留情面地指出問題,忽略了:

道理沒人不懂,當一個人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不是因為TA無知,只是需要你的傾聽和理解。

04

有效安慰的四個步驟

那究竟什麼樣的安慰,才是恰到好處的?

簡單來說,有四個步驟:傾聽、陪伴、接納和行動。

1. 處理他人情緒的第一步,是“傾聽”。

美國作家Mike·Bechtle在《高難度對話》一書中,寫過這樣一個例子:

20世紀70年代中期,有同學為了完成課堂作業,做了一個實驗。

他在當地報刊上登了一則廣告:傾聽你的訴說,絕不插話,一個小時50美元。

出乎意料地,實驗結束,他收穫了600美元。

傾聽的力量與需求,常常在生活中被忽略。

失意的人想要的不過是一個情緒樹洞,而不是一個什麼都懂的人生導師。

正如柴靜說的那樣,“我打破沉默的方法就是忘記自己,去傾聽他人心底的沉默”。

2. 除了傾聽,陪伴也是有力的安慰。

很多事情,只要說出來,傷口就已經好了一半。

安慰並不總是需要言語。

當TA還沒走出情緒旋渦時,無聲勝有聲,一個默默陪伴TA的身影就足夠了。

3. 傾聽和陪伴之後,你需要做的,就是真正接納TA的情緒。

感受TA的難過,並理解這件事於TA而言是多麼重大。

讓TA知道,你的情感天線,正在努力地跟TA產生共鳴。

接納是需要同理心的。

短片《同理心的力量》中,這樣比喻同理心:

當一個人陷入負面情緒,就好比掉入了陷阱,他們從下面大喊,我被困住了,這裡好黑,我快受不了了!

我們看到了之後,開始嘗試著一邊向下爬,一邊說:我知道在這下面是什麼樣子,你並不孤單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同情心則是趴在洞口往下張望,說:哇,真糟糕啊,對吧?

然後,擠出一個勉強的微笑說:呃,現在你想要來點三明治嗎?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有同理心的人,能夠站在對方的角度,易地思之,尋求與TA情感的連通,努力靠近對方的真實感受。

4. 安慰人的最後一步,就是通過實際行動替TA分憂解難。

美劇《老友記》中,Phoebe提起自己小時候的經歷。

因為家裡條件不好,她不像鄰居小女孩一樣,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自行車。

自行車是如此美麗,而她卻只能擁有裝腳踏車的紙盒。

直到長大後,Phoebe還是滿懷遺憾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聽了Phoebe的一番話,第二天,好友Ross就買了一輛粉色、裝飾著氣球和彩帶的自行車送給她。

看到這輛車,Phoebe驚喜地叫了出來。

美文:高曉鬆一句話暴露情商:會聊天的人,從不說這3句話

 

安慰別人,是一件簡單又復雜的事情。

簡單在於,有時候一句話,就能撫慰一顆受傷的心。

複雜在於,在這個連戀愛都能總結技巧的社會,安慰卻沒有太多套路。

只有真誠地嘗試理解別人的感受,才有可能有效安慰別人。

 

 

 

 

喜歡這篇文章嗎?

按個讚吧,不會令你失望!

已經讚了

標籤:

  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!